主页 > 发展宗旨 >性‧公娼‧文萌楼的故事──性边缘地景保存的困境与看法 >

性‧公娼‧文萌楼的故事──性边缘地景保存的困境与看法

2020-07-09
阅读指数:296

2015.5.24,在台北市归绥街的文萌楼办公室内,举办了一场有关于前公娼畅谈这十八年来的抗争生涯与讲述保存文萌楼古蹟之意义的座谈会。在这场座谈会中,多数的参加者为对社会议题极为关心的大学生、日日春发展协会工作人员、前公娼、老嫖客,以及对此议题有兴趣的社会人士。这场座谈会的主轴,其目的是希望让来参加者更能了解文萌楼的保存意义、性工作者对于自身职业的意义诠释、感受等内容。

性‧公娼‧文萌楼的故事──性边缘地景保存的困境与看法性‧公娼‧文萌楼的故事──性边缘地景保存的困境与看法公娼制度自民国86年(1997年)被前北市长-陈水扁废除以来,这些公娼们便不断的与市府展开抗争,以要求性工作权,并希望能保存纪录性产业历史的文萌楼公娼馆。然而,由于性产业在台湾社会一直是不被主流社会所接受的职业,因而导致性工作者就算在性工作合法的年代也备受一般民众所歧视,如:位在文萌楼旁边的静修女中的学生们,在过去曾被校方明令禁止行经归绥街,而必须要绕远路来回学校、一般民众就算住在那附近,他们也不会想要走入这处是非之地。对多数民众来说,性工作者与工作区都是一处骯髒、被鄙视,以及应要与居民的居住区有所隔离的事物,即所谓的边缘地景、边缘人。

他们儘管是身在都市当中,但由于他们不被社会所期待、接受,便让多数居民有了它们是不该存在的价值预设。因此,当文萌楼被投资客买下并欲将之拆除、双连里长提出废除文萌楼的市定古蹟资格,以及日日春协会希望文化局能接管文萌楼以使它被公权力所保护,但市府却仍採取希望投资客提出保存维护计画的冷处理态度等,这都传达出了一项讯息,即它不被主流民意所接受。表面上,文萌楼看似是被投资客、里长所迫害,但事实上,他们所做出的每项决定的背后,都有广大的民意作为后盾,而市府也不例外。因为性产业在局外人的诠释下,本是具有令人厌恶、危害到多数人性命安全等负面意涵,所以他们为了要呼应社会期待,而有去除的必要。性工作者与产业是否真如像局外人认为的如此可怕?这样的认知,对当事人来说,似乎并不如此。

在当天的前公娼、老嫖客,以及一位当地居民都一致说出令人感到惊讶的答案与感受。曾从事过性产业的两位公娼说到:「自己是以正常与正面的眼光在看待这份职业。因为这份职业是让他们年轻时,得以餬口的经济来源,且他们过去在日本从事这样的工作时,也有接受所谓的职前训练,并从与客人的互动中,听见了许多他们所不知道的人生故事与经历。在他们眼中,他们实在很难理解为何社会多数人要对他们持着偏见?他们每天都安分守己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以求温饱三餐与过着平凡的生活,为何要说我汙染你的环境?」

而过去的一位老嫖客更是说到:「自己的性需求在过去没有性伴侣、成人影片不普及的年代,本是受到了压抑,而产生了所谓的『性苦闷』。这样的苦闷,一直到他成年后的某一天,在藉由性工作者的帮助下,得到解放而让心中充满喜悦。」他认为,公娼的存在,不仅是让许多经济弱势与无性伴侣的中下阶层老百姓的性需求得到解放,且也能够与当今出入高级声色场所的富有人是站在平等的地位。将公娼废掉,除了是让性交易成为特定阶级才得以享有的权利,也让他们冒着被逮捕的风险钱去找私娼解决性需求。这些种种的感受与说法,都显现出他们是在渴求与做着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

性‧公娼‧文萌楼的故事──性边缘地景保存的困境与看法

性‧公娼‧文萌楼的故事──性边缘地景保存的困境与看法

在此,由医学上所强调的过度性行为对身体的伤害、或是我们对娼妓们会抓取客人身上的物件,以将客人给诱至店里消费等种种负面观感,都不是他们所乐见的。对多数公娼来说,他们只有想着帮客人解决性的烦恼,且都并不会想要刻意害人,相反的,有时他们只想低调生活,并默默的做着这份有意义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这些过去的经历是存于文萌楼的故事,但保存这座老建筑的意义,本是有更重要的意涵-记起过去养女、雏妓的凄惨经历。

对文萌楼持正面态度的居民、老嫖客与前公娼都一致认为,文萌楼是记录台湾贫穷家庭送出自己的女儿给他人做养女的记忆之地。过去,由知名作家-黄春明的小说所改编而成的电影-《看海的日子》曾讲述一位养女被养父送去做娼妓,并被养父母与家中的兄弟姊妹所歧视的处境。这样的现象,不仅普遍出现在过去的台湾社会中,且有的父母也会如此对待自己年轻的亲身女儿。不论是养女还是雏妓,都是过去在台湾社会中,不可抹灭的经历,即它是真实的发生过,然由于这样的过去太令人悲痛与难以想像,因此多数人都希望给将之隐藏起。只是,对于熟知这些悲惨过去的前公娼或当事人来说,他们却愿意重视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养女从事性工作,或许是身为局外人的我们难以感同身受的一件事,但在被逼迫的另一端情况中,他们却是为自己家庭或为了解决部分人们性需求者的牺牲奉献者,换言之,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为自己的家庭和社会付出。此外,更重要的一点,文萌楼也曾经是让多数属于中下阶级的公娼得以餬口的纪念馆,即一方面对自己的身世感到遗憾,在另一方面其却也是记录自己生命经历的重要空间。这段保存文萌楼的历史意义,看似正面,但却也正是它被排斥的关键,因为这段不堪回首的纪录,是潜藏在排斥者心中的终极恐惧。

通常,当我们在讲述某栋老建筑的故事时,解说者不但会讲它的历史起源、建筑结构,或是存于这座空间中的有趣故事,但他们却会较少提到令多数人的身心感到不舒适的过去。此情况就正如人本主义地理学大师-段义孚所提出的「逃避主义」(Escapism),即人们惯于逃避会威胁自己生命的环境,建造让自己身心感到欢愉的类伊甸园环境,并企图将会让自己内心产生恐惧的事物(如坟墓、精神病房、太平间、风化区、监狱等)给加以掩饰、移除,此举便促使我们活在不真实的世界当中。

惯于逃避象徵危险地景的多数人,不仅不希望看见它,且巴不得将其除之而后快,因此,双连里长因文萌楼作为公娼馆的身分,而使得他无法对下一代难以启齿这栋建筑的过去、希望拆除这栋破旧建筑使当地环境得到美化等欲取消其为市定古蹟资格的理由,有很大的程度是因逃避恐惧的心态所驱使。更重要的是,对于古蹟保存的选择性,我们是站在选择性的筛选上,即何者可以被讲述,何者不能够被诉说。在这样的筛选之下,往往导致劳工的历史被忽略,而被保留下的只剩下统治者的丰功伟业(如洗脑课纲)与中上阶级的创业史。

当今,在这场公娼奋斗座谈会过后,管理文萌楼的日日春协会,因屋主不愿再将办公室租给他们,而被迫要搬至文萌楼中,换言之,面对投资客的压迫、被有心人士抹黑成是绑架文萌楼的绑匪与市府的冷处理,他们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由于在台北市房地产高涨的年代之下,投资客并不想轻易放弃藉由都更文萌楼所带来的庞大利益(容积转移),所以在搬入文萌楼后,他们正有一场辛苦的金钱战争要打。

或许,面对文萌楼这样的边缘地景,不论它消失与否,都不会让多数人有感,更甚至是乐于见到这个令人厌恶的事物的消失,但边缘地景本是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都会接触到的事物,若是企图忽略它,我们获得的将是不完整的生命,因为这代表着我们只愿意接受舒活愉快的生活假象、放弃学习反思问题的机会。最终,这将会让文化资产所蕴含的故事与意义,都失去一股多元阶级的生命活力,而让保存变得单一且平庸。

性‧公娼‧文萌楼的故事──性边缘地景保存的困境与看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