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发展宗旨 >斑斓黯淡双面性:《时尚鬼才:McQueen》 >

斑斓黯淡双面性:《时尚鬼才:McQueen》

2020-07-12
阅读指数:102

斑斓黯淡双面性:《时尚鬼才:McQueen》

  「因为广告的影响,常规、主流的力量太大,令我们失去那些有独特个性的人,自从我们失去了 Alexander McQueen,已经没有人、至少还未有人为时装界而战。」语出山本耀司年初受香港版君子杂誌採访片段,精湛点出了 Alexander McQueen 离经叛道、无畏大众目光的性格,以及他生前狂野壮烈、致力冲击时尚产业的举动。透过《时尚鬼才:McQueen》这部纪录片,观众更能藉由他身旁各个爱着他的亲密家人和工作伙伴,了解关于他毕生心血与内在状态,那些骨子里同时并存的思想价值,创造与毁灭、传统与前卫、斑斓与黯淡,投射于他酷爱演绎的符号「骷髅头」——生物死后残骸,象徵死亡与重生始终一体两面。

  Alexander McQueen 来自童年的家庭阴霾让他在年幼时丢失了童真,多了一层比同辈人更老成的气质,所幸在母亲温柔指引下,十六岁时正式前往 Anderson & Sheppard 裁缝店当学徒,来自东伦敦蓝领阶级的他,相比时尚圈重视血统论,不同于许多时装设计师从小成长于高贵名流环境,他在服装技术下了十足苦功,学习能力和爆发速度惊人,辗转待过 Gieves & Hawkes、立野浩二、Red or Dead、Romeo Gigli 工作室,这些业界经验让他的手工能量日渐纯熟,亦开拓了他对时装秀和伸展台的想像,带着良好基础回到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接受学界培养, Alexander McQueen 扎实功底源自对衣着坚毅无比的热忱,并且不断求新求变。

斑斓黯淡双面性:《时尚鬼才:McQueen》

  人生旅程中永无止境向内探寻,1992年毕业之作 Jack the Ripper Stalks His Victims(开膛手杰克与他的跟蹤对象),以犯罪史上罄竹难书的杀人犯为题,在众人面前展示与自身成长区域密不可分的悲凉历史,红黑相衬,将罪犯残忍行为结合被杀女性鲜血。这场乍露锋芒之秀,让时尚名人 Isabella Blow 为之倾心,两人心灵契合,在人心深不可测的时尚圈扶持彼此。杂乱无章、挥之不去的梦靥影响了 Alexander McQueen 终生创作,试图梳理难堪记忆,伤痛化作一袭一袭既华美又阴翳的服饰,除了裁切、比例、配色大放异彩,更展现了独特性,带有强烈自传色彩。

  往后每场重要时装秀,1994年 Nihilism(虚无主义)挑战人体构造,以超低腰裤使人拉长身体,露出脊椎末段,情慾暗示不言而喻,直指人类性生活中丑恶一面,颠覆高高在上的时装想像,击碎假清高道德意识,以抢眼视觉震撼赤裸呈现。1995年 Highland Rape(高原强暴)受母亲启发,关注家族背景,寻根追溯至苏格兰祖先时期断裂的过往,谱写家族史暗喻英格兰对苏格兰残暴换血对待,亦映照少时遭遇肢体侵犯的千种痛哀,不仅身躯流离失所,精神也觅不得归处。

斑斓黯淡双面性:《时尚鬼才:McQueen》

  迈向千禧世纪前,1999年 No. 13(第十三号)持续关怀社会边缘人,残缺者和变性人登上伸展台,充满了性别符码象徵,开拓人们对于现实不完整一面的视野,影响后世性别研究,以时尚叩问所谓理性和非理性之别。这场秀最经典,还有结束前任机械手臂喷墨于模特儿白色长裙,转译希区考克《惊魂记》(Psycho, 1960)浴室场景,触碰人类限度,在科技效果尚未普及前,已独具慧眼发现自动化设备对未来的震荡。2001年 Voss(沃斯)再度开创另一波癫狂,将精神病院搬上舞台,多面镜子使台下观众和记者看见冷酷嘴脸,凝视台上模特濒临崩溃的场面,压轴玻璃屋爆裂,涌现数百只飞蛾和一位戴着呼吸器的肥胖女性,乍看之下简直融合了时尚产业最忌讳的元素,然则蛾类又天性从阴森暗地飞往光明,吴尔芙《飞蛾之死》(The death of the moth and other essays, 1942)一书中也以飞蛾比喻追寻希望的过程虽时常碰壁,却不可忘记趋光,迸发生命热情。

  前后出任 Givenchy 以及 Gucci 两大精品集团,同时经营自身 Alexander McQueen 品牌,工作量遽增,需顾及集团一脉相承的高级订製服特质,又得掏空自我,让心底深处的价值观和创意构想具体化,并全方位与彩妆师、髮型师、舞台设计师等团队成员沟通以达成一次又一次完美大秀,劳力和脑力兼併运行。成为焦点,镁光灯照得他愈光彩,他愈挖掘内在,处理意志上的纷扰与平静困扰一生,伴随事业高峰而来的是无数个撕心裂肺的夜晚,人声面前狂放不羁,带给旁人直率欢乐的形象压抑着沉重忧郁,用毒品换取短暂快感亦无法开解焦虑。2009年 The Horn of Plenty(丰饶之角)正是他踏足时尚圈多年的深刻反思,舞台堆满时装市场快速变迁而产生的大量垃圾,运用各种废弃材料大肆抨击过度浪费。

斑斓黯淡双面性:《时尚鬼才:McQueen》

  四十年间,Alexander McQueen 用生命厚度燃烧底蕴,这位喜欢在工作时聆听女性主体电影《钢琴师和她的情人》(The Piano, 1993)配乐家 Michael Nyman 乐章的服装师,终生也和本片女主角一样嚮往自由,多次将鸟类图像放入设计中,对应了心坎渴望远走高飞、突破笼牢的意念。感受自然界朝气蓬勃的生存活力,海洋生物在波澜壮阔苍海中的求生意志,连结了 Alexander McQueen 希冀摆脱层层枷锁、迎向自在境地的深切盼望,临走前,2010年 Plato’s Atlantis(柏拉图的亚特兰提斯),动物纹理与服装合而为一,构成了生涯最后一片缤纷之海,于痛失母亲的绝望中轻声呼唤宇宙万物。

  观赏《时尚鬼才:McQueen》,发觉每一场动魄惊心、极具话题的时装秀幕后,尽是 Alexander McQueen 面对自我迷惘而转化的作品,每件衣衫不仅由布料与缝线组成,更掺揉了一丝丝敏感神经,于无形中释放神秘。黑暗诡谲的气息奠基着绚烂华丽外表,伤痕植入情感深层处,服装作为他告解和宣洩的媒介,乘载了天使与恶魔,将一切精力投注在服装上,癡迷、分裂、怪诞时时刻刻相互拉扯,不断毁灭自我来幻化浪漫。躯壳已逝,灵魂不朽,Alexander McQueen 留给世人的美学体验将在一代一代人的生活中持续延展。

电影资讯

《时尚鬼才:McQueen》(McQueen)— Ian Bonhôte, Peter Ettedgui,201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