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邦 >住院医师纳劳基法,可能让中医「毕业后训练」问题恶化 >

住院医师纳劳基法,可能让中医「毕业后训练」问题恶化

2020-06-17
阅读指数:339

为兑现总统政见,今(2019)年9月1日开始,卫福部将住院医师纳入劳基法的保障。在此之前大家已经知道住院医师面临过劳问题,但一般人并不知道,还有一群医师不但过劳而且低薪,那是受负责医师训的中医师。对这些受训中医师来说,纳入劳基法保障不只是避免过劳,同时也能有基本薪可以领,要不然受训中医师会连基本工资都领不到。

医师法定义的三类医师包括西医、牙医、中医。这几年中医执业环境急遽恶化,其中「毕业后训练」更造成相当大的问题。根据99年卫生署函示(卫署医字第0990263030号),中医师从103年起,如果毕业后不参加「中医负责医师训练」(后简称负责医训练)就无法取得开业资格。

但令人咋舌的是,中医药司只下命令限制资格取得,却不负责提供足够的受训名额,任凭各合格医院自行招收受训医师,导致有中医师想受训却没有名额受训,必须四处打听询问各家医院是否有缺额。且就算上网看到有院所公告要招收医师,也不一定「真的」有名额。有时询问得到的答案却是「网路上是旧的资料,我们今年不收」。僧多粥少的结果造成受训条件不断恶化,同时也让受训医师的薪资谈判空间受到极度限缩。

医院受训中医师当中,又分成「自训」与「代训」。所谓「自训」就是医院招收的编制内中医住院医师;而「代训」则是坊间诊所受雇医师,自行和医院签约,白天在医院受训──但没有任何津贴,晚上再回到诊所工作赚钱。由于白天时间无法安排门诊,代训医师往往只能排少量晚上及週末门诊。

曾经有代训医师,在诊所一週只排到两个夜间门诊,薪水因此低于基本工资的2万3800元,根本连基本生活都无法维持。劳基法对中医受训医师来说,虽然可以避免极端低薪的情况,但同时也对雇主加以责任。因此更有可能的是,诊所为了避免负担劳基法的相关责任,将不愿意聘僱有受训需求、但诊数有限的年轻中医师。

中医训练名额总共有多少?根据108年8月11日中医药司的报告,108年受训医师人数来到480人的高峰。负责医训练为期两年,代表今年各医疗院所总共可以开出约240个名额左右。据中医药司所称「负责医师训练制度自103年执行迄今,约剩一成新进中医师未纳训」,但隐藏在背后的意涵是「不计过去未受训人数」,今年毕业的中医师推估有一成未受训。

从中医药司给的历年数据来看,事实上104年累积至今至少已有126人未受训(如表一)。再者,预测双主修的中医系学生完全不走中医也是错误估算,未受训人数实际应该更多。整体来说,在劳基法的影响之下,明年训练名额恐怕不升反降,继续拉大未受训人数。

从表一也可以看得到,由于中医药司放任医院自行开受训名额,不用支薪的代训医师当然优于要支薪的自训医师,有些医院甚至「只招收代训医师」,完全不用付出任何成本。另一方面来说,因为医院自训提供的名额不足,中医药司也非常仰赖代训制度,近几年的代训医师在总体受训医师中佔比都在40%左右。虽然代训造成一堆问题,中医药司为了保持统计数字,也只能继续维持代训制度。

住院医师纳劳基法,可能让中医「毕业后训练」问题恶化
表一
*103年共有136位受训医师,因不知R1/R2的比例为何,以各半估算,估计104年第一年受训医师约为120人。
**中医药司之数据为两年总和,假设无医师退训皆顺利进入第二年,总受训人数减去前一年第一年受训人数即为当年新增受训医师人数,后以此类推。

目前台湾中医师来源是中医系或学士后中医系毕业学生,有一半以上是单修而非中西医双修,只有一张中医执照。由于义守及慈济两间学士后中医系陆续成立,中医单修毕业生也从104年的160名暴增到255名。但中医市场真的有如此需求吗?从近几年中医使用率来看,中医需求根本没有增加(表二),但中医师的供给,每年却增加了将近100人(证照核发人数104年:282人;106年:377人)。

住院医师纳劳基法,可能让中医「毕业后训练」问题恶化
表二

原本以为毕业后就能担任中医师为民众服务,未来也有机会开设自己的诊所;但没想到国考只是取得执业资格,想取得开业资格自行开业,却因混乱错误的政策规划而不可得。不仅医院自训名额稀缺,现在又因为劳基法纳入规範的缘故,诊所恐怕更不愿意聘请想受训的医师。

而今年才开办的「诊所主训」,会不会因为劳基法而使诊所对于办理教学训练兴趣缺缺?毕竟诊所办训练不仅有许多行政负担,政府更是一毛补助也没给。这些行政成本,最终还是会转嫁到受训医师身上。这些因为政府不当政策受害或无法受训的中医师,到底要向谁申诉呢?

延伸阅读你知道哪科住院医师工作最「操」吗?1张图表带你看医师过劳问题告诉我,把医师纳入劳基法,为什幺这幺难?过去医师被认为是高收入专业工作者,为何近年开始争取劳动权益?

相关阅读: